双世录 第六十一章 不思量,自难忘

小说:双世录 作者:筝木本无疾 更新时间:2019-09-02 05:06:55 源网站:棉花糖
  “不用。”她没有看他,盯着地上,仿佛地上有什么东西,“我自己会走。”

  走到门口,她忽然转过头去,语气极其冰冷,也极其无力,“你是一个好君候,所以我不是可怜你,是可怜荆北百姓。”可在我心里,你并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君候,这么做真的可行吗?”

  青源殿里,小唐在给他包扎胸口的伤,自始至终只是叹着气:“夫人怕是不理解君候,恨透了您。”

  “她理应恨我,可我要保她,就不得不拿她家人的命来换。反正来日方长,我有一辈子的时间跟她赎罪。”

  “那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想必她回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如今他们要的不过是祁家的人死,到时候我再给重生的她一个新的身份,死过一次的人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不依不饶了吧。”

  “......君候可真是为了夫人深思熟虑啊。”

  如果这样都不行,那只好用强制措施了......当然,这只是下策。

  小唐给夏侯景垣包扎好,“我看夫人心里还是有君候的,并不是真的想要您的命。”

  “如果不是确定她下不去手,我也不会将剑锋指着自己的心脏了。”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辗转至今,她如今又成了孤身一人。戏子就是戏子,满座宾客,最后散席入戏的就只有自己罢了。

  忽然,她觉得喉咙一阵苦涩,趴着墙面干呕了起来。一瞬间,眼泪不听使唤的啪啪掉了下来,她倚着墙面瘫坐在地上。

  我一生讲求不愧对苍天,不愧对良心,也不愧对任何人,到头来我却欠了那么多人......肖尘凡,祁家的每一个人,仿佛这一切都在我决定嫁给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要辜负他们。

  良久,祁云姝扯掉了自己的一根头发,两根,三根......直至第九十九根,随后她撕下了衣服上的一块布条,在墙边蜷缩着身子,含着泪把这九十九根头发捆在了一起,又放在嘴边吻了吻,藏到了一侧的草堆旁。

  爱恨很容易分得清的,她从不知道她可以把爱和恨分得那么清楚。

  她爱他,所以不忍心杀他,她恨他,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苟活。这也不正遂了他的愿吗?

  她在大牢里第二个日夜,终于有人踏入了这里,她仰面笑了笑,终于要有个了断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来的不是要拉着她行刑的人,而是夏侯景垣。她说不清看到他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但仔细想想,或许以这种形式跟他告别是最好的结果了。

  夏侯景垣命人开了门,便兀自拿着一把剑走了进来。她瞥了眼那把剑,随后别开脸。

  他也只是在原地站着,看着这个倚着墙面面无表情的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你亲自动手?”

  “是。”

  她内心嗤笑一番,祁云姝啊祁云姝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非要把自己的自尊放到他脚下任人践踏吗?

  “夏侯景垣。”她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随后缓缓的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与他对视,“十一年了,我终究换不来你的真心是吗?十一年的戏,你做的累吗?”

  “不全是戏。”对你的爱,对你的宠溺,从十年前就都是真的了。

  “祁云姝。”他叫道,“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手段可能很残忍,但我只想让你活着。”

  她艰难的起了身,一步一步的忍着痛走过去,直视着他,“你不觉得你说这些很唐突吗?”

  “好,那我问你,若是这次活下来不是我,你又将如何?”

  她语噎,别开脸:“没有如果。”如果是那样,我会跟着你一起走......

  他皱了皱眉,所有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他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冷言道:“既是如此,我们便没什么好说的了,等你醒来,我会与你解释着一切的。”最后一句,他声音极小,几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祁云姝笑了笑,把他旁边的佩剑缓缓拔了出来,把剑柄放到了他的手中,剑直指自己的肚子。

  父亲,女儿的夫婿做得如此决绝,也是为了一方百姓,希望您九泉之下别怪他。可他作为丈夫,没有做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职责,所以女儿,不能在与他相守到老,女儿这就下来陪您。

  “这一剑下去,我祁家就完完全全的不欠你夏侯景垣的了。”她含着泪,在说完这句话后纷纷落下。她赤手握着剑锋,用尽她一生的力气朝前走了一步,利器穿过肉体的撕扯声响彻了整个大牢,她自始至终看着他的眼睛,直到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倒了下去......最后那一面,是他抱着她,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一直爱你。

  夏侯景垣是夏侯家唯一的儿子,自小便寄托了厚望,是要继承夏侯家家业的,可世态炎凉,并不允许他有一个市井之母,于是在他十岁那年,父亲给了母亲很多钱,母亲就这样被赶出了夏侯府,这一走就是一辈子也没见过。

  十二岁那年,他找到了他的母亲,当初那么抱着他哄着他整日笑嘻嘻的女人早已化作了一具腐烂的尸体,没人安葬她,她就在一间破房子里化作腐朽,那一刻,他就明白了这人性的凉薄,他不再颓靡,决定成为人上之人。也是在十二岁那年,他遇见了她,那个叫祁云姝的女子。

  桐城姓祁的人家就那么一家,他看她穿着华丽,便就知道她就是祁家的大小姐祁云姝了,也是从那一刻,他开始策划着很多年后的那一场结姻。

  可终究是戏子入了戏,败在自身。

  他在这份如罂粟般的感情中一点点沉沦,在他的内心,是多么想就一直如此便好,可上天偏是要考验他们。

  成亲一年后,他在殿上尝到了再一次被人压榨的感觉,那种危险的气息,他最是清楚不过了。可祁昭义是她的父亲,他也只好步步退让。可退让换来的只会让对方更加张狂,为了遏制他,他逼不得已要渐渐疏远祁云姝,并对外声称自己要纳妾,只不过是走走形式,最终他也没有纳妾。

  她并不知道他每次对她的疏远都是建立在他的痛苦的基础上,对她的哪句恶言不是化作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在了他的心口。她在偷偷抹泪的时候,他又何尝不是心如刀割。

  很多年后的自己,才恍然明白,原来无论他有没有权利,终究都是守护不了自己在乎的人。

  后来就出现了肖尘凡,在他看见祁云姝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他喜欢她。眼神是不会欺骗人的,那种饱含爱意却又不敢靠近生怕伤害到她的眼神,他也拥有过。

  其实说实话,他很羡慕肖尘凡,可以对自己爱的人全部的付出,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可他不能,他还有荆北一方子民,他还有朝廷,大凉尚未平复,他不可能感情用事的。

  他承认他嫉妒,他恼怒......在她承认了她心里有他的时候,他的整个身躯都如置身火海中灼烧的厉害,疼得他真想剜出她的心,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那一天,他失控强了她,也是将他所有的恨意都发泄了出来。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过后就后悔了的他觉得一点也没错。整整一个月,他都不敢踏进留碎阁一步,有时候听到零星半点她的消息,总是能在心里重读好几遍。这般相思之苦,日日夜夜折磨着他,不得安生。

  直至某一天,他知道是要收网的时候了,这一次定把祁家的根瘤一并拔除干净,尽管这会使他们陷入万劫不复。

  他明白,这场纷争无论结果如何,对她来说都将是无尽的噩梦,所以他也早就为她打算好了。

  曾年常年隐居,亭搂那最适合她。他把她安排在那,并不是让她躲过这劫,而是不想让她看到这等痛苦的场面。至于她后来知道了,便就是他的另一番打算了。那朝堂上那些人早就认定了她就是祸水殃国的女人,到时定会让他处死她。既是如此,便遂了他们的愿,死过一次的人自然也不能再挑出什么大毛病,况且,他这么做只不过是堵住悠悠众口,他想保她,谁又能奈他何。

  他会亲自动手,因为他怕别人没有轻重,不知哪里会伤到筋骨,尽管这在她看来会很残忍,会令她心伤。

  那日,他抱着她回到了青源殿,殿外早就候着了一众医师,还有曾年。

  曾年在看到她伤的部位时,四肢都瘫坐在了地上,目光无神。他看着她流了那么多血,一时间愣了神,理应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不应该流这么多血......他的视线向下移去,看到她的裙摆处已是全部被染成了血红的,他上前抓住曾年的衣领,失控吼道:“怎么回事?”

  曾年任由着他发火,随后只是云淡风轻的说:“她死了。”

  “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你跟我说......!”

  “对她来说那就是要害部位!”曾年打断了他,猩红的眸子瞪着他:“她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了,本来胎儿就不稳,如今......竟是一尸两命。”见他摇摇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曾年走过去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大出血,气息全无......准备后事吧。”说完,曾年便转身离开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双世录,双世录最新章节,双世录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