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录 第五十八章 他只不过是尘世凡人

小说:双世录 作者:筝木本无疾 更新时间:2019-08-22 18:49:07 源网站:棉花糖
  见他停顿,她倒也不好奇后面的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可他救我是真的吧。”

  “你也救了他,扯平了。”

  她有些生气,“夏侯景垣,你别忘了他多次替你剿匪总是一身伤回来,你怎么可以忘恩负义。”

  他啪的一声把手上的水杯摔倒了地上,指着她大吼道:“祁云姝!你别太过分了!我要不是念他救过你,帮过我,就他觊觎本君候妻子这件事,我就该将他千刀万剐了,还会留他到今日!”

  不知是被他的举动镇住了,还是被他的话吼住了,她坐在凳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觊觎?

  也是第一次她见他那么生气,她起身来缓缓走到他身边,“你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他冷言道。

  “我只是把他当弟弟。”她平静的说道。

  “他可不见得,可是宁愿为你死啊。”

  她要缓一缓,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太跳跃了,肖尘不就只是一个他救回来的弟弟吗?因为要报恩留在了君候宫,什么时候变成了奸细,又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她。她踉跄的站起身来,夺门而出。夏侯景垣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似乎要迸出寒冰来,手也早就握紧了拳头,浑身的汗毛似乎都要气的竖了起来,他似乎有些后悔他方才说了那么多,无奈他这个习武之人就是个俗人。

  祁云姝在牢狱里见到肖尘的时候他已是满身伤痕,身体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嘴里不停的流着血,却还是睥睨着众人。她几乎是冲了进去,而他也在看见了她之后眼神中透露出难得的柔情。

  施刑的人见她止住了手上的动作,不知所措。

  祁云姝过去解开他身上的铁链,解到一半她忽然停了动作,就那么看着他的眼睛。

  肖尘笑了,半跪在她身旁,从她的眼神中他就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罢了,正好找不准机会与她说,“对不起。”肖尘用沙哑的声音跟她道歉,见她不说话,他笑着继续说道:“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肖尘凡,喜欢你的肖尘凡。”

  她愣在原地,全身血管仿佛都要胀开了一般,她直视着他,眼前的这个少年早已褪去了往日的稚气,眉宇间竟然有杀伐果敢的戾气,下意识的,她向后撤了一步。不觉间,她落下了一滴泪,就这么看着他。

  “姐姐想听故事吗?”见她不说话,他兀自讲了起来,“以前有个男孩,他家里很穷,总是吃了一顿没有下顿的,所以他就经常跟狗,乞丐抢吃的,有时候抢不过,就被打的浑身是伤。他最是看不惯那些富家子弟挥霍张狂的样子,可他却没有办法。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给了他五个包子,又给了他很多钱,当她的手划过他的手时,他内心的那座城瞬间仿佛被攻陷了一样。那只是一个简单的笑,却让那个男孩记了一辈子。直到她成亲了,嫁做人妇了,他也在想尽任何办法接近她,只求再一看当年最纯真的笑容。哪怕是作为对势的一方,哪怕负了天下人,也不想她受一点伤害。可她的丈夫,本应该给她幸福的人,却一次次的伤害她,所以那些教训,是他应得的......本以为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会很长,没想到上天连这种苟且偷生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了。”他抬头看着她,坚定的说:“肖尘凡对天发誓,对祁云姝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出于真心,绝无半点虚假。”

  祁云姝仍然不说话,只见她缓缓到他身边蹲下来,替他解开没有解完的锁链,随后跟他说:“你走吧。”

  肖尘凡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他看着眼前的人,低下了头,“我不走。”

  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他会杀了你的。”

  “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她斩钉截铁道,“可他不会信的,而且也不会听我的。”

  “那就够了。”他顿了顿接着说,“我来这本就是为了你,既然你要我走,那我不如死在这。”肖尘凡觉得好累,看着他一脸笑意,“姐姐。”他温声叫道,“我还想吃糖酥,不知道事到如今姐姐可还愿意做给我吃。”

  祁云姝抬头看他,在夏侯景垣的嘴里,他虽然是那样的十恶不赦,可仔细想来,他的确没有做过威胁他生命的事情,当真是为了给他教训,而他三番五次的帮他却是真的。她把他扶起来,“我带你出去,然后......你就回大凉吧。”

  肖尘凡这一次没有拒绝她,任由着她扶着除了大牢。

  横在面前的狱卒铁面无私,说什么都是不肯放他出去,她也知道那是受了夏侯景垣的命令,可她必须得带他出去,这一身的伤再待下去恐怕活不过今晚了,“你只管放行,君候那边我来说。”

  “夫人就别为难我等了......”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前方的夏侯景垣说道:“祁云姝。”

  祁云姝一见是他,无形间总会觉得高兴,果然,他一把把肖尘凡拉了过去扔到了地上,随后拉着祁云姝走开,“想活命,就跟上。”显然是对肖尘凡说的。

  “他浑身都是伤,怎么走啊。”

  夏侯景垣瞅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再说话,我就当场让他死。

  她算是怕了,从他的眼神中她竟然看到了杀意,她似乎隐约间感觉到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无条件宠溺她人了。

  那年冬天,荆北的雪下的格外的急,天气也格外的寒,梅下三尺白雪,却是堆着人性的凉薄。

  她这是最后一次给他做糖酥了,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了。隐约间,她明白肖尘凡迟早会命丧荆北,于是她求了夏侯景垣让他离开,是生是死都不再与他们有关了。

  肖尘凡再见她的时候仿佛已是苍老了十年,他只是再想看看当年那个女孩的笑容,却没成想他的守护竟然成了她的负担。当她拿着糖酥过来的时候,他所有的心态一瞬间化为泡沫,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祁云姝慢条斯理的打开盒子,把糖酥放到他面前,“他已经答应我放你走了,你吃完这个即日启程吧。”

  他看了眼,“我不吃,也不走。”

  她收拾收拾,按下思绪道:“那我给你装好,路上吃。”

  “我说了,我不走。”他声音高了几分,后知后觉,随后低下了头,喃喃道:“我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只要还在你身边,什么我都可以忍。”

  祁云姝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眼中的希冀是那般令人心痛。仔细想来,他似乎也只不过是个少年,在本该闯拼的年纪,竟然落得个如此田地。不由得,他摸了摸他的头,那一头飘零的乌发散落在他的肩头,他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她的腰,将头深深埋在了她的肚子上,掩饰自己将要滴落的泪珠,“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可先入为主的却不是我。”他声如细蚊,却饱含着痛苦与无奈,他似乎有很多话想与她说,却犹如一团麻线一般不知该从哪开始。他心底的声音告诉他:告诉她,你来君候宫是为了她;告诉她,你一点都不痛,因为没有情报的奸细是招人唾弃的,因为大凉的酷刑比这个要痛苦几万倍,可你还是熬下来了;告诉她,你宁死也不会再离开半步的。

  见他搂的更紧了,她温声劝解道:“留得一条命在,想做的事情终究有个希望。我知你年轻气盛,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在你眼中我终究只不过是弟弟罢了,是吗?”他叹了口气,撤开身子,盯着她一字一句道:“那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吗?”

  她愣住了,对他大喊道:“闭嘴!我们的事还容不得你来管!”

  “你不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肖尘凡拉着她,逼着她听完,“你明知道他娶你不过是因为你是祁昭义的女儿,什么儿时的承诺,也只有你会信了。你们的一开始,他就在算计你,如今对你疏远也只不过是戏到头了罢。”

  “什么意思?”她直逼肖尘凡,抓住了最后一句的纰漏。

  他笑了,“不知道吗?”随后仍是笑了笑,“你父......”他猛地吐了一口血,看着自己胸口的羽箭又看了看她后面的那个男人,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夏侯景垣。”随后倒了下去,他目光缓缓移去那盒糖酥,又看了看正跪在地上抱着他的人:好在,我可以在你怀里死去。

  她是又一次偷听了他和小唐的对话才知道他娶她哪是什么履行儿时的承诺,根本就是为了暂时压制住她父亲祁昭义,却没成想久而久之这将会成为另一个助推力,一步步把他们推向深渊。最美好的开始没有了,岂不是再预兆着他们的结局也终究不会是完美的。可她最怕的,却是他从未对她有过真心。

  肖尘凡死了,那支箭不偏不倚射中了他的心脏,是直截了当的要他的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双世录,双世录最新章节,双世录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